大表姐首次荧幕献身之作,电影剧本

图片 1

其他,

41.内景 “好小子”埃迪的汽车(行驶中) 白天
“好小子”埃迪坐在方向盘后面。粉红色先生坐在乘客座上,弗雷迪和白色先生坐在后座上。
粉红色先生:……嘿,我知道我在说什么,黑女人和白女人不一样。
白色先生(讥讽地):是有一点儿不同。
全车的人都笑了。
粉红色先生:你们就笑吧,你们知道我的意思。一个白人婊子能忍受多少,一个黑人婊子连一分钟都忍不了。他们有一条界线,如果你越过了界线,那就是他们操你了。
埃迪:我和粉红色先生干过这事。我亲眼看见的。
白色先生:好的,专家先生。如果这真是事实的话,那么为什么我所认识的黑鬼都把自己的女人当作一堆狗屎?
粉红色先生:我和你打赌,就是这些当众脱裤子的该死的黑鬼,当他们回家以后,他们的老婆会把他们干到四肢冰凉。
白色先生:这些家伙不是这样。
粉红色先生:不,这些家伙也是这样。
埃迪:我给你们大家讲一个故事。在我爸爸的一个俱乐部里,有一个名叫艾路易丝的黑人鸡尾酒女招待。
白色先生:艾路易丝?
埃迪:是的,艾路易丝。E加Lois。我们叫她E女士。
白色先生:她是哪儿的人,康普顿?
埃迪:不。她来自拉多达高地。
粉红色先生:“黑人的贝弗利山”。我曾经见过这位来自拉多达高地的女士。(模仿黑人女性的嗓音)“嘿,我来自拉多达高地,那是‘黑人的贝弗利山’。”
埃迪:那不是黑人的贝弗利山,那是黑人的帕洛斯弗迪斯。不管怎么说,这个婊子,艾路易丝,是个狐狸精。我打赌,每一个见过她的人至少为她脱过一次衣服。你们知道她长得像谁?克里斯蒂·勒夫。还记得那个电视节目《寻找克里斯蒂·勒夫》吗?女主角是个黑人女警察,她总是说“你被捕了,心肝儿。”
粉红色先生:演那个节目的时候我正上六年级。我被它搞得神魂颠倒。演克里斯蒂·勒夫的那个婊子他妈的叫什么名字来着?
埃迪:帕姆·格里尔。
粉红色先生:不,不是帕姆·格里尔。帕姆·格里尔是另一个人。帕姆·格里尔是拍电影的。《克里斯蒂·勒夫》有点像帕姆·格里尔的电视节目,但是帕姆·格里尔没有参加演出。
粉红色先生:那个婊子他妈的叫什么名字?哦,真是太妙了,我现在他妈的真是绞尽脑汁了。
埃迪:嗯,不管她是谁,艾路易丝长得像她。因此有一天晚上我走进俱乐部,艾路易丝不在。当时的酒吧招待员是个墨西哥非法移民,他是我的一个朋友,名字叫卡洛斯。于是我问他,“嘿,卡洛斯,E女士今天晚上去哪儿了?”嗯,显然E女士已经嫁给了这个真正的狗屎。我是说一头真正的畜牲,而且显然他对她会竭尽全力的。
弗雷迪:竭尽全力?他都干些什么?你的意思是把她弄个落花流水?
埃迪:谁也不完全清楚他都干了些什么。我们只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不管怎么说,艾路易丝表现得真不错,一心等着下一次这个狗杂种喝醉的时候。就这样,一天晚上那家伙喝醉了,倒在一张沙发上。趁这家伙烂醉如泥,她把他剥光了,然后用一些特别厉害的胶水把他的那玩意儿粘在了他的肚皮上。
全车人都意识到这一招有多么可怕。
埃迪:我他妈的说的全是真的。她在他的玩意儿上抹了一些胶,又在他的肚皮上抹了一些胶,然后把它们粘到一起。最后不得不请医生来把它们切开。
全车的人为之一震。
白色先生:上帝啊!
弗雷迪:人有时是会干出这样疯狂的事来的。
埃迪:我不知道他对她都干了些什么,但是她扯平了。
白色先生:他是不是服了?
粉红色先生:你要是一位丈夫,每次小便的时候你心里会有什么感觉?
全车人大笑。

在A级制作中,看到这种B级片中的狂欢,的确深受胖哥吹捧,何况,那美好的酮体来自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

Mr. Brown死在车里之后
orange就特呆,然后是white拍着他的肩膀推耸着往前走.镜头对准他俩背影的时候长达好几秒的white手搭在orange肩膀上带着他跑,两个人在一个镜头。(个人觉得好甜蜜啊….-
-)

30.外景 停车场 白天
另一个空镜头,只是显然这是在室外。弗雷迪从前一镜头中出画的同一方向入画,接着说完他的句子。当镜头拉开以后,我们看到弗雷迪正在一个停车场上向“躲远点”表演自己的独角戏。“躲远点”盘腿坐在自己那辆破汽车的车盖上。弗雷迪走来走去,表演着自己的故事。
弗雷迪:……可是后来就觉得不对劲儿。人们他妈的一天到晚打电话叫我。我看一盘租来的录像带都会被六个电话打断。“嘿,弗雷迪,你下一次什么时候进货?”“混蛋,我正在看《迷失的男孩》,等我有了货,会通知你的。”再往后这些小里小气的人就来了——我的朋友和货都到了。我的货进来的时候全是六十美元一份的,哼,可他们不想要六十美元的。他们要十美元的。把货再分成小份真他妈的费事,我甚至都不知道十美元的货到底有多少。“嗯,操,哥儿们,我可不想买那么多。如果我买那么多,我会一下抽光的。”“嘿,如果你们这些家伙无法控制自己,那可不是我的问题。你们这些混蛋已经抽了五年了,办起这种事来应该像个大人。”最后我干脆告诉自己的那个关系,我不干了。可是情况表明,我是她手下最出色的伙计,而且她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我的生意。可是我对这活儿还是烦透了。她竭力劝我不要罢手。这时的情况非常微妙,因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1986年时的情况,当时他妈的货奇缺。什么都没有。人们靠松香活着,抽的是烟斗里的木头,一抽就是几个月。然而这娘儿们有货,而且求我帮她卖。因此我告诉她我不再瞎忙了,我会进一点货卖给我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她同意了,而且说我们以前的协议仍然有效,百分之十和我那份免费,条件是那个周末我得帮她一次忙。她当时有一笔货要卖出去,可她不想一个人去和买主见面……
切至——

多米尼卡是典型的自我防卫性人格体,影片中,她通过不断升级自我的防卫机制,解决了对于性的认知程度,以巧妙的方法疏解着原欲能量和精神官能冲突的压力,从而保卫着自我。

“细节是卖点”基本把大细节全说完了。。。今儿上课学到这部片儿了,讲了些前边评论中没怎么被提到过的小小细节,为之震惊
于是来补充一下。。。可能有点小啰嗦我文笔不好表拍我~

19.切回到埃迪
埃迪(对电话):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他把那警察塞进汽车的行李箱到处他妈的乱跑。(略停)我不知道是谁干的。我不知道货在谁手里,如果有谁拿到了货的话。谁死,谁活着,谁被抓了,谁没被抓……我会知道的。实际上我正朝那儿赶,但是关于爸爸的决定我应该怎么跟那些家伙说?(停了一停)你肯定他是这么说的?(停了一停)好吧,那我就这么跟他们说。
切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这胖子爱看电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关于orange和white的感情;

14.内景 乔·卡勃特的办公室 白天
我们是在乔·卡勃特的办公室里。乔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接电话。
乔:(对电话)塞德,我要告诉你别为这事操心。你这两个月不顺。这种事儿常有。(停了一停)塞德,塞德,塞德……行了,你让我为难了。我用不着别人来告诉我我已经知道的事情。你这几个月不顺,你遇到的事情是全世界每一个生意人都会遇到的事情。我不管他是唐纳德·特朗普还是裁缝欧文。你必须扛过去。
有人在敲卡勃特办公室的门。
乔:请进。
卡勃特的打手之一,泰蒂,打开房门走了进来。卡勃特用手捂住耳机向泰蒂望去。
泰蒂:维克·维加来了。
乔:叫他进来。
泰蒂离去。
乔(对电话):塞德,我来了一个朋友,我得挂了。(停了一停)好的,再见。
他挂上耳机,站起身来并且绕过桌子走到前面。
泰蒂打开办公室的房门,“牙签”维克·维加走了进来。
“牙签”维克·维加就是我们的金色先生。他身穿一件七十年代款式的黑色长皮夹克。
乔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面,双臂张开。
二人相互拥抱。泰蒂离去,在身后带上房门。
乔:孩子,自由的滋味怎么样?他妈的不错吧?
维克:别有一番滋味。
乔:没那么严重。喝“罗姆·马丁”?
维克:当然。
乔:请坐。
乔向自己的酒柜走去。维克坐在乔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乔(在斟酒的同时):你的假释官是谁?
维克:一个名叫科恩斯的家伙。克莱格·科恩斯。
乔:他怎么样?
维克:他妈的笨蛋,不让我离开教养院半步。
乔:你总是逗我。他妈的小兔崽子跑出去为了二毛五分钱割了一个老太太的脖子。他妈的黑鬼让桃乐赛·戴(1897—1980,美国女作家,社会活动家。——译者)当了假释官。可是像你这样的好小伙子却扎了一根刺。
乔绕过办公桌,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维克咽了一口罗姆酒。
维克: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乔,我多么感谢你在里边使的劲。
乔:你原来以为我会怎么样?干脆把你忘了?
维克: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他们的确够意思。
乔:我所能做到只有这些,维克。我希望我还能做得更多些。(乔朝维克咧嘴一笑)维克,“牙签”维克,说给我听听,你的计划是什么?
维克:嗯,我打算重操旧业。可是这个科恩斯总是盯住我的屁股。他不让我离开教养院半步,除非我找到一份他妈的工作。我的计划始终是和大家合伙儿干。
有人敲门。
乔:请进。
房门打开,乔的儿子“好小子”埃迪走了进来。维克把自己的椅子转了过去,看到了他。
埃迪:(对维克)我看到你坐在这里,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维克从坐椅上站起身来,拥抱埃迪。
埃迪:你怎么样,“牙签”?
维克:目前很好。
埃迪:对不起哥儿们,我应该亲自去接你出来。这一个星期真是忙疯了,一天到晚忙得四脚朝天。
维克:听你这么一说真是有意思,我和你父亲正在谈这个事情。
埃迪:谈我应该去接你?
维克:不是。谈你四脚朝天。我刚一进门就听乔说:“维克,你回来了,感谢上帝。终于有人他妈的清楚自己是干什么的了。维克,维克,维克,我儿子埃迪算是他妈的完了。”于是我说:“好,乔,我也正想告诉你呢。”“我算是毁了!他毁了我!我儿子,我爱他,但是他抢了我的生意,把我的生意全都冲进了他妈的抽水马桶!”(对乔)我讲的可不是学校里的故事。你跟他说吧,乔。你自己跟他说。
乔:埃迪,我真不愿意这么跟你说。但是当维克问到我生意怎么样时,嗯,你不能对一个刚刚为你蹲了四年大狱的人撒谎。
埃迪直点头。
埃迪:哦,真的,真是这么回事?
埃迪向维克扑去,二人滚在地板上。
这两个朋友笑着,相互咒骂着,在乔的办公室里打闹着。
乔站起身来向二人大喊。
乔(大喊):好啦,好啦,够了,够了!游戏时间过了!你们要想在地板上打滚,就去埃迪的办公室,别在我这里闹!
两个男人罢手。他们全都衣衫不整,头发零乱,衬衫扯到外面。可是当两个人又凑到一起时,又继续东拉西扯起来。
埃迪:你看见了吧?
乔:什么?
埃迪:他把我按在地上,想操我。
维克:那是你他妈的愿意。
埃迪:你别在我父亲的办公室里操我,你这狗杂种。听着,维克,不管你在自己家里私下里想干什么,你尽管去干。但是别想操我。我想你不会,我是说,我非常喜欢你——
维克:埃迪,如果我要是一个海盗,我可不会把你交给水手们。
埃迪:不,你会把我留着给你自己。不过……,等你见了娘儿们以后当然会情不自禁。
维克:我会把你敲碎的,“好小子”,但我会把你留着和我的狗配对儿……
埃迪:现在可没那么惨,爸爸。进监狱的时候是个白人,出了监狱说起话来像个黑鬼。都是让那些黑人弄的……那些东西一直渗到了他的脑子里,然后又从嘴里冒了出来。
乔: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埃迪,你进来的时候我们正在谈一些正事。我们有一个大问题需要解决。好了埃迪,你能不能坐下来帮我们解决解决,或是你们两个还想相互尿个没完?
玩笑时间已经过去,维克和埃迪明白了这一点。因此俩人都在乔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乔:好,刚才维克告诉我,他有个假释的问题。
埃迪:真的?你的假释官是谁?
维克:克莱格·科恩斯。
埃迪:科恩斯?哦,他妈的。我听说他是个混蛋。
维克:他是个混蛋。他不让我离开教养院,除非我他妈的找到一份工作。
埃迪:你想回来为我们干活,对吗?
维克:我是想,可是我必须先向这个笨蛋证明我找到了一份正正经经的工作,然后他才能让我自由行动。我没法一方面为你们这些家伙干活,一方面又得提心吊胆地想着十点钟宵禁以前必须回去。
乔(对埃迪):我们能不能想想办法?
埃迪:真是太糟了。我们可以给你许多合法的工作,让你在长滩当个轮班的码头工人。
维克:我可不想去扛箱子。
埃迪:你不会去扛箱子。你其实不是真的在那儿工作。但是为了记入档案,你必须去。我给马休打个电话,他是那儿的工头儿,告诉他给他派了个新伙计。把你排在排班表上,会给你一张打钟点的卡,是每天上班下班打卡用的。到了周末你还会有一份工资。你知道码头工人是份不错的工作。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搬到教养院较松快的地方,用不着科恩斯去想“那小子在干什么?”而且科恩斯如果真的想来个抽查,你那天就去装装样子。那天我们就把你送到图斯丁。我们弄堆狗屎在那儿让你在那儿卸货。你去塔夫特简易飞机场取一堆狗屎并把它带回来。你的部分工作就是跑来跑去——我们到处都有关系。
乔(对维克):我不是跟你说了不用担心吗?(对埃迪)维克刚才还在担心。
埃迪:明天我和你开车去趟长滩。我会把马休介绍给你,告诉他应该怎么办。
维克:太棒了,伙计,非常感谢。(略停)你们什么时候需要我动手真干活儿?
乔:嗯,现在正是个微妙的关头。事情有点儿——
埃迪:——不好办。我们打算在拉斯维加斯开个大会。我们现在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乔:让“好小子”先把你在长滩安排好了。给你点钱,把那个他妈的科恩斯先甩了,然后我们再和你谈。
埃迪:爸爸,我有一个主意,也是刚在外面听说的。我知道你不喜欢用小伙子去干那些活儿,但是从技术上讲,维克是和那些小伙子一伙的。他已经一去四年。谁的名单上也没有他。你知道他能管住自己,你知道你可以信任他。
乔看着维克。维克一点儿也搞不懂他们是在谈什么。
乔:你带五个人去抢一回怎么样?
维克:这活儿怎么个干头?
乔:两分钟的事,最多。但这可是艰难的两分钟。得沉住气,白天,营业时间,和一堆人打交道。但你可以让手下的人和人群打交道。这是一家珠宝店。他们准备在某一天进一大批南非钻石。有点像火车站的活儿。第二天取货并送到汉堡。只要一跨进门,你就知道上哪找名贵的宝石。伙计都是不错的,我和“好小子”挑的,谁也不认识谁,谁和谁都没联系。干这种活我从来不用相互有联系的人。
维克:怎么分成?
乔:多汁,哥儿们,真的多汁。
“牙签”维克笑了。“好小子”埃迪也笑了。
切至——

为角色添加防卫机制,将使得角色的性格增加心理的深度,一些有口无心的话,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是他们的内心更具层次感。

故事发生的仓库是一个棺材仓库(coffin warehouse)

45.外景 卡琳娜精美珠宝店 白天
我们看到这家珠宝店外部的各种镜头。
顾客们进进出出。透过橱窗我们看到店员们在接待顾客。
在我们看到这一切的同时,我们还听到白色先生和弗雷迪在画外的交谈。
白色先生(画外):我们开始吧,你在哪里?
弗雷迪(画外):我就站在外面,守着大门,阻止任何人出入。
白色先生(画外):棕色先生呢?
弗雷迪(画外):棕色先生呆在车里。他的车停在街对面等我的信号,然后他把车开到商店的大门前。
白色先生(画外):金色先生和蓝色先生呢?
弗雷迪(画外):控制人群。他们对付柜台前后的顾客和店员。

铺开的皮套里,装满了各种大小不一,用途各异的手术刀具,最叫人胆寒的是那台用作整容手术的割皮切割器,它可以精准的切掉人体上的皮肉,厚度随意,耗时不短。

关于orange是卧底:

13.外景 仓库 白天
三辆汽车停在大门口。金色先生径直朝自己开的那辆车走去。白色先生和粉红色先生跟在他的身后。手持摄影机跟随在他们后面。
粉红色先生:我们得离开这儿。
金色先生:我们就坐在这儿等着。
白色先生:等什么,等警察?
金色先生:等“好小子”埃迪。
粉红色先生:“好小子”埃迪?你怎么想到“好小子”会来这儿而不是正在坐飞机去哥斯达黎加的半路上?
金色先生:因为我刚刚和他谈过话。他正在来这里的路上。在他到这儿之前,谁也不能离开。
白色先生:你和“好小子”埃迪谈过话了?那你他妈的干嘛不早说?
金色先生:你没问啊。
白色先生:去你妈的。他都说了些什么?
金色先生:站好了。好吧,哥儿们,看一看我给你们带来的惊喜吧。
金色先生打开自己汽车的行李厢。行李厢里蜷缩着一个身穿制服戴着手铐的警察。
金色先生:那么在我们等待“好小子”埃迪的同时,是不是可以找点乐子,查一查谁是那只老鼠。
插入字幕:“金色先生”。

而后,为了叙事压抑已久的导演,还给高潮制造了一出疼痛的回味,三人在狭小的客厅内的刀刃相见,一场你死我活的困兽斗终于给影片抹上了性之外的腥味。

片头大家早餐时每个人都是独立或者两个三个混杂一起出现的镜头,可white&orange却有很长的接近三分钟的取景和剪切!!!(framing
and cuting..)

《水库狗》电影剧本

图片 2

white和pink两人开始的那段,white说来说去都是怎么送orange去医院。他憔悴,后退依靠着墙,即使orange知道自己底细还是心软想送去医院。和pink打起来持枪相对也全部因为pink做出了’坚决不能送去医院’这个决定。

34.切回至厕所
德国牧羊犬的特写镜头。
狂吠。
弗雷迪(画外音):那条德国牧羊犬开始狂叫。他是冲着我大叫。我的意思是说它显然是冲着我狂吠。
摄影机在厕所里围着弗雷迪转了360度。我们可以听到那条狗的叫声。
弗雷迪(画外音):每一条神经都麻了,我的每一个感官,我血管里的血,我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大叫,“快跑,哥儿们,快跑吧,他妈的快跑出去!”惊慌的感觉就像是一盆凉水把我从头浇到脚。首先是惊呆了——表情就在我的脸上!当时我就是那样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
慢动作。
镜头摇过一个个警察的面孔。
弗雷迪(画外音):每一个警察都盯着我,而且他们知道。他们能闻得出来,肯定像那他妈的那条狗一样能闻得出来。他们能闻出我身上的味来。
定格。
回到前面弗雷迪站在众警察面前的同一定格镜头。镜头突然活动起来,而且速度加快。那条狗在狂吠。弗雷迪向右走出画面。镜头仍停在众警察身上。一个警察对狗大叫。
警察甲:住嘴!
狗安静了下来。警察乙接着讲自己的故事。有一两个警察向画面外的弗雷迪扫了一眼,但是随着警察乙接着讲下去,他们又把注意力收回到警察乙身上。
警察乙:就这样我把枪拔出来了,对吧?我用枪瞄准他。我对他们说,“别动,别他妈的动一下。”那个小白痴看着我点头直说“是”,还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向他的手套盒摸去。因此我冲他大叫,“蠢货,你最好现在定住不动!”可他还是望着我,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而右手仍旧向那个手套盒摸去。
摄影机从众警察身上摇开,落到弗雷迪身上。他站在小便池前,一动不动,装作要尿尿。
警察乙(画外):我对他说,“伙计,如果你的手不离开他妈的那个盒子,我现在就向你的脸上开枪。”而这家伙的女朋友,一个真正性感的东方婊子,开始冲着她大叫,“查克,你疯了吗?按警官说的话去做,把手放下。”这时那家伙像没事一样把手抽了回来,随随便便地把手放了下来。
弗雷迪假装撒完了尿,从一位警察的身边走过,向洗手池走去。摄影机跟随他摇拍。一位警察正坐一个洗手池上,他低头看着弗雷迪洗手。
警察甲:他想干什么?
警察乙:拿他的登记卡。他妈的蠢货,他一点也不明白差一点就吃了枪子。
弗雷迪洗完手。他去干手,但是这里只有干手机。弗雷迪打开干手机,现在他听不到警察们在说些什么。干手机的声音压倒了语声。
以下镜头为慢动作。
弗雷迪的特写镜头。
他的双手的特写镜头,搓来搓去等着吹干。
交谈中的警察们的镜头。因为干手机的声响我们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干手机的特写镜头。
坐在洗手池上的那个警察的中近景镜头。他抽着烟,用眼角瞄着弗雷迪。
德国牧羊犬的特写镜头。干手机被关掉。
切至——

图片 3

white是全片另外一个有mirror shot的人。且他有很多个mirror shots.
从一开始跟pink争论谁是卧底时,镜头在他俩侧面,到后来说话时很久都是对着镜子。white对orange一直有emotional
attachment, 改变了他的原本的自己和理智的思路。

17.切回到“好小子”埃迪
埃迪(对电话):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维克告诉我的。他说那地方他妈的成了射击场。他抓了一个警察作人质,刚刚他妈的逃了出来。
闪接——

《红雀》的故事颇具卖相,但套路上承袭《尼基塔》的柔弱女子特训,重新塑造自我身份认同;在动作上比不上去年大热的同类型影片《极寒之城》,用贴身的肉体搏杀,宣布女王霸气归来。

小boss
eddie在车里开往仓库时候车开过去,车碾压过去的正是橙色的气球(为毛不是别的颜色…所以也隐喻orange
is the cop)。(这detail太小了老师说完之后我现去找了一下…- -)

16.内景 仓库 白天
那个警察站在仓库中央,双手背后,戴着手铐。白色先生、粉红色先生和金色先生围绕在他四周,正在往死里打他。声带上响起《爱在增长……》这首歌。

图片 4

orange是个”疯子”。整篇orange只有一个mirror
shot(电影中出现镜子一般都是隐喻两种对立感情) 且orange的是一个full length
mirror shot在他临走下楼时,
镜子中的照出了两个完整的人。如果他下楼,便发生了接下来的种种。如果他不下楼,故事就停止了。他用crazy的口吻跟镜子中的自己对话。下楼以后我们在cop的车里听那几个警察边跟踪他们边说“这卧底就是一疯子”。
他在片尾跟white坦白了自己就是卧底,这是一个没理智的人做的事,说白了也是一疯子。(pink依旧是唯一”professional”的)
当然 坦白的原因也包括对white的感情因素。

38.内景 “好小子”埃迪的汽车(停车) 白天
“好小子”埃迪的特写镜头,他正在对着移动电话讲话。
埃迪:——我们的车就停在外面。
弗雷迪(画外,由话筒传出):我马上就下来。
我们听到咯一声弗雷迪挂上电话。“好小子”将手机放回底座上。
埃迪:他马上就下来。

图片 5

如下列出:

39.内景 弗雷迪的公寓 白天
摄影机跟拍弗雷迪在公寓里跳来跳去捡自己需要的东西。他穿上外衣,蹬上运动鞋。
摄影机快速移动至大门把手。弗雷迪的一只手进入画面,抓住把手,然后又松开了,镜头升至他的脸部。
恐惧。
弗雷迪(对自己):现在不要吓唬自己。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知道个狗屁。(略停)不会伤你一根毫毛的。你他妈的只是个小混混。他们对此深信不疑,因为你非常冷静。
他走出画面。镜头停住,我们听到画面外门被打开,然后又被关上。

多米尼卡原本是俄国著名的芭蕾舞者,在一次意外重伤后,她彻底告别了舞台,因为国家集体供给制,失去工作等于失去生活,为了保证自己病重的母亲得到治疗,她被迫接受了来自俄国情报局高层的叔叔的任务。

先写到这儿…
乱七八糟细节我剪切了一些在我相册….大家看着方便啦~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61175938/

35.内景 办公室 白天
白色先生头像的特写镜头。
弗雷迪(画外):就是他,这个就是白色先生。
警察局内线处的一间位于楼上的办公室。
弗雷迪和“躲远点”的双人镜头。
二人看着头像。
“躲远点”:劳伦斯·迪米克。我们来看看咱们都掌握他哪些材料。
电脑屏幕的特写镜头。
“迪米克,劳伦斯”的名字被敲入。
特写镜头:输入键被按下。
一位电脑操作员的特写镜头,她的名字叫朱迪·西格尔。
朱迪:这就是你的生活,劳伦斯·迪米克!
电脑打印机的特写镜头。
正在打印。打印机发出很响的噪声。朱迪的手进入画面,将纸从打印机上扯下。
切至——

为了暂时稳住对方,她加入了血腥的审问。

一开始pink和white在争论谁是卧底,房间的背景是一堆粉色和白色的瓶子在左边,一堆橙色的瓶子在右边。橙色瓶子就在指卧底就是orange。

15.内景 “好小子”埃迪的汽车(行驶中) 白天
“好小子”埃迪正开车向那个约定的集合地点赶去,同时用手里的移动电话交谈。汽车收音机正传出七十年代的歌曲,埃迪森·莱特豪斯演唱的《我的罗丝玛丽走到哪儿,爱情就跟到哪儿》。
埃迪(对电话):嘿,道夫,我们这儿有件大事。(停了一停)我知道你知道了,我得先和爸爸商量商量,看他想干什么。
闪接——

图片 6

orange和他那位black cop(his trainer)
在咖啡店第一次提到这群坏蛋的时,说到一位long beach mike,orange说”he’s a
good guy” 然后black cop立马打断他 说这人是fucking scumbag.
orange从这儿就开始有点倾向这群坏人。后来他和white产生的感情是昆汀从吴宇森的<喋血双雄>(1989)
借鉴来的。早期吴宇森的香港电影典型套路是 1, 抓人性.
(记得发哥的枪战和同时漫天飞的圣母雕像还有鸽子不~) 2,
两个相互很有感情的人,一个被另外一个出卖却不愿意认同这个结果。然后很痛苦纠结。。
昆汀就是搬用了john woo大导演的招牌人物关系运用在了orange&white身上。

47.外景 小巷 白天
这是抢劫案发生的时候。小巷中空无一人。
我们听到远处一切都乱了套。枪声,人们的喊叫声,警笛声,玻璃的破碎声……
一辆汽车转过街角,冲进小巷。车门砰地打开,弗雷迪和白色先生跳出。
弗雷迪打开司机一侧的车门。血淋淋的棕色先生惊叫着倒了出来。
棕色先生(惊叫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看不见了,我他妈的看不见了!
弗雷迪:你没瞎,只是你的眼睛里流出了血。
白色先生为他的两把0.45口径自动手枪装子弹。他跑到小巷的另一端,这时正有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白色先生的两只0.45英寸手枪同时开火,把巡逻警车中的每一个人都射杀在血泊之中。
弗雷迪抱着奄奄一息的棕色先生,吃惊地望着白色先生进行的攻击。
棕色先生抬起头,眼睛里满是鲜血。
棕色先生:橙色先生?你是橙色先生吗?
当弗雷迪转回头来看他时,棕色先生已经死了。
弗雷迪没有回答。他无法回答。
白色先生:他到底死没死?
弗雷迪,吓呆了。
弗雷迪:你说什么?
白色先生:什么?快把他扔下!
白色先生一把抓住弗雷德的衣领,一边跑一边推搡着弗雷迪。
二人跑出小巷,逃到大街上。
一位妇女驾车向这两位男人开来。
白色先生跨前一步拦住她的去路,拦下汽车。他用自己的手枪指着她。
白色先生:给我滚出来!
白色先生爬进后座。
弗雷迪开始向车里钻。
那位女司机从自己的车座下面抽出一只手枪。
白色先生:这婊子有枪!
她向弗雷迪的腹部开火。
与此同时弗雷迪举起自己的手枪,向她迎面开枪。
弗雷迪的特写镜头。
当他倒下去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出了什么事和都干了些什么。慢动作。白色先生一把将死去的女司机从汽车上拉下。他将弗雷迪推上后座,开车驶离。

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美国对于俄国过时的“冷战”式二元对立思维,为了凸显正义性,继续用浪漫的个人主义却对比牺牲个体的集体主义社会运行模式。

orange一团乱的家里那段,带戒指隐喻可能失败的婚姻感情。white跟joe的谈话里面也提到了white和他的一位女朋友分手,所以white感情上也多少处于失落状态。

10.内景 卫生间 白天
粉红色先生和白色先生仍旧在卫生间中交谈。
粉红色先生:让几个警察跟上了。你杀没杀人?
白色先生:就几个警察。
粉红色先生:没有无关的人?
白色先生:哦,只是警察。
粉红色先生:你信任金色先生吗?
白色先生:他可是我见过的最他妈的神经的人。乔怎么会用了这么个混蛋?
粉红色先生:我可不想杀任何人。可是当我从那门里走出去,如果你挡我的路,不管是怎么挡住的,你必须为我让路。
白色先生:我也是这么想的。在一个十年老手和一个他妈的某个笨蛋之间,根本用不着选择。我可不是疯子。乔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可不能与金色这样的家伙共事。那个混蛋靠不住。你怎么认为?你是不是认为他着了慌或你认为他只是太激动了?
粉红色先生:我认为他是个他妈的地地道道的疯子!他没把我们搭进去真算是我们他妈的走大运,当时他用枪乱打一气,我他妈的就差这么一点点儿——(竖起两根手指,示意其间的缝隙)——让他给玩完了。大家当时都慌了。事情一紧张,大家都慌了。大家。我不管你姓什么叫什么,你会不由自主发慌的。这是本性。然而你慌的是内心。你脑子慌了。你可以让自己慌上一两秒钟,然后你就得沉住气,对付局面。你不能做的是到处乱开枪,见人就杀。
白色先生:你应该做的是拿出一个他妈的行家里手的架势来。心理变态的人可成不了行家里手。你不能和一个心理变态的人共事,因为你不知道这些不正常的笨蛋会干出什么事来。我是说,上帝啊,认为那个黑人娘们有多大了?二十,也许二十一了?
粉红色先生:你还看到其他人的情况了吗?
白色先生:我和橙色先生跳上了汽车,棕色先生躲在车里。再往后我就不知道了。
粉红色先生:就是在这时候大家都各自逃命了。至于金色先生和蓝色先生,我可是再了解不过了。我一旦逃了出来,连头也不回一下。
白色先生:你怎么看?
粉红色先生:我怎么看?我想警察抓住了他们,或是已经杀了他们。
白色先生:难道他们连一次冲出来的机会都没有?你还找到了一个逃命的漏洞呢。
粉红色先生:是啊,那可真他妈的是个奇迹。可如果他们真的逃了出来,现在他妈的他们在哪儿?
白色先生:你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他们当中有一个人拿到了那些钻石,然后玩了一个——
粉红色先生:不可能。
白色先生:你怎么就这么一口咬定?
粉红色先生:我拿到钻石了。
白色先生:在哪儿?
粉红色先生:我拿到了,行了吧?
白色先生:在哪儿?你把它放在车里了?
粉红色先生:没有,它们不在车里。不,我没带着它们。你想跟我一起去取钻石?好吧,我们现在就可以去。但是你首先听好了我要对你说的话。我们他妈的中了别人的圈套!有人串通了警察。我们当中有一个犹大。而且我在想我们应该先在这儿躲一躲,让他妈的脑子清醒清醒。白色先生:原来就计划好的,我们在这里碰头。粉红色先生:那其他的人都跑到哪儿去了?我是说一旦我们发现房子里进了一只老鼠,计划就成了空话。金色先生和蓝色先生到底怎么样了,我们他妈的毫无所知。他俩可能都死了或被抓起来了。警察现在可能正在局子里撬他们的嘴呢。虽然他们一个名字也说不出来,可他们可能会供出这个地方。我的意思是:这就是现在可能发生的一切。正当我们在这儿说话的时候,警察可能正开着车向这儿赶来。
白色先生:我向上帝发誓我倒了大霉了。
粉红色先生:什么?
白色先生:在前面两档子活儿当中,有一档子是四个人的活儿,结果我们发现其中有一个人是卧底的警察。
粉红色先生:没坏了事儿?
白色先生:感谢上帝,我们及时发现了。我们干脆洗手不干这件活儿了。躲得远远的。
粉红色先生:那么这回谁是那只老鼠呢?蓝色先生?金色先生?乔?这是乔的主意,是他设计这一切。也许是他使了计中计。
白色先生:我不同意。我和乔认识很久了。我可以跟你直说,乔肯定和这堆狗屎不沾任何边。
粉红色先生:噢,你和乔的交情很深。我从小就认识乔,但是我要说乔如果跟这事儿完全不沾边那也是无稽之谈。我只是说我肯定没和这事沾边,因为我清楚自己干了些什么或没干什么。但对其他任何人我都不能打保票,因为我根本不清楚。据我所知,你就是那只老鼠。
白色先生:据我所知,你才是那只老鼠。
粉红色先生:现在你开始动脑筋了。据我们所知,他才是那只老鼠。
粉红色先生指了指画外的橙色先生。白色先生的表情变了。
白色先生:上帝啊!

第一次任务,则彻底的击垮了她对于性的认识。那个位高权重的男人粗暴的对待了她,那种女性对于身体的自我控制权分秒见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见证了鲜血后,她更是对性产生了恐惧。

Mr.
Blonde出现时就坐在一对包好的棺材上面,隐喻他是个变态的热衷杀戮的人。

42.外景 仓库 白天
“好小子”埃迪把车停在仓库外面。四个男人钻出汽车,随埃迪走进仓库。

影片结尾,那个神奇的结尾,真相揭晓的一刻,内特终于看到了多米尼卡的真情实意,可惜爱情让位给了更高的事业,两人只能通过那熟悉的古典旋律,在电话两头完成爱的讯号传递。

joe and eddie和Mr.
blonde的关系非同寻常的好,虽然这一点不用多提。从blonde进office开始,
joe就立刻站起来,完全过分热情,对其他人却并非如此。而且eddie把blonde加入他们新案子也是个临时决定,joe见white时就说是’its
a five man job”。They dont bring new guys but vic(blonde).

48.内景 逃亡的汽车中(行驶中) 白天
弗雷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痛弯了腰,同时不停地呻吟着。
我们是在回放前面出现过的弗雷迪和白色先生驾车逃跑的场面,只不过这一次镜头始终落在弗雷迪身上。
白色先生(画外):坚持住,伙计。弗雷迪:对不起。我简直不敢相信她竟向我开枪……
镜头从后座上的弗雷迪
切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