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棍奇兵,还用得着偷票房

中国爱拍主旋律,但都拍得很糟心;美国也爱拍主旋律,但都拍得很给力。比如影史最强主旋律,口公子就觉得非《拯救大兵瑞恩》莫属。

很明显,《功夫之王》讲述了一个远东版本的《指环王》故事。孱弱而苍白的主人公起初活在不现实的梦想之中,借以逃避现实。然而,现实最终却找上门来,把无限凶险和微茫的希望同时带到。主人公不得不完成一个概率学上成功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的任务,而这件事最荒谬的地方在于—主人公身边的任何一个同道在能力上都让他望尘莫及,但是他们却拒绝担任执行任务的主要负责人,甚至根本没有动过这种念头。我们可以把这部电影看成是佛多在几年的寂寞生涯之后重返中途,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为了魔戒,而是为了一根魔棍。

终于看到一部中西方文化如此完美结合的片子了。
片中人物对语言的把握简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无论时间还是场景,中英文完全可以自由转化。
连牛津字典都不用翻一翻的。

虽然近几年中国也拍出了《湄公河行动》、《战狼1&2》这种带有爱国色彩的商业类型片,但是这些片子在主旋律的效用上远远不够。药好不好看疗效,主旋律好不好得看观众是否赞同你宣扬的精神。

影片的名字是“功夫之王”,也的确展示了不少激烈的格斗,但是本片的背景设置和功夫却没有多少关系。和传统的香港功夫电影相比,《功夫之王》更像是一部神魔武侠片。也就是说它更接近于还珠楼主写的那种神魔武侠小说,而不是金庸笔下的经典武侠小说。故事借用了中国神魔小说《西游记》的背景,认为存在一种叫“仙人”的不死之身,这种仙人很接近于神,但是又没有完全摆脱人类的性格,因此更像是奥林匹亚山上的希腊诸神。仙人的世界在天上,其君主是玉皇大帝(像玉石一样的帝王)。他的名字代表了中国人的神秘玉石文化,他们认为玉石代表了不朽和美德,因此把仙人世界的君主如此命名。同样的,他们相信玉石是构成不死之药的重要成分,可以让人获得不死之身。

玉皇大帝操着很gay的口音一改往常对孙悟空的厌恶。
而老孙拿着金箍棒大闹天宫的时候,还只会牙牙学语。
当他从石头里被解救出来的时候。
就已经可以用流利的英语对他亲爱的天行者表示感谢了。
500年。孙悟空一定都在石头里苦练洋文。

在疗效上,美国新拍出的主旋律电影《恐袭波士顿》就非常显著。口公子不仅被其警匪片的节奏带着走完全程,更是在结尾深刻感受了一把什么叫“波士顿的城市精神”。也因此更深刻地理解了NBA赛场上,凯尔特人队为什么总打得那么顽强。

在这个天上的王国之外,还有一个大地上的世界,类似于人类的现实世界。仙人的活动会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生活,因此两个世界并非截然分来,仙人们经常潜伏在人类的世界里,为了某项任务或者仅仅是为了有趣。人类和仙人的最大不同在于他们最强大的武器是功夫,如果功夫达到某种程度,那么就有可能获得不死之药,从而成为仙人。功夫在狭义的理解中等同于格斗的技巧,但是在影片中功夫变成了一种对自然的感悟,更类似于中国古典哲学家老子所说的“道”。功夫的习得一方面需要艰苦的肉体锻炼,但是另外一方面也需要精神上的领悟。

论功夫之王,沙和尚当然只有被踢出局的下场。所以连他的身影也见不着。
然而。可怜的他却因为功夫之王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家。
人家流沙河从前明明是条河。沙和尚在里面安家落户。
现在却变成了茫茫大沙漠。
导演是在提醒人们。看看这几千年。地球环境变化多大啊。
虽然沙和尚西天取经只是背背行李,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最终竟然连衣锦还乡的愿望也化为泡影了。

如果咱们的主旋律都能够拍得像《恐袭波士顿》一样好,那还用得着去偷票房吗?

仙人也会武功—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他们之中有相当数量的人是因为功夫出众而获得不死之药,最终成为仙人。但是,他们还具备凡人所不具有的一种能力—气功。气功可以理解为一种元素魔法,在电影中,一位名叫玉疆战神的仙人就多次展示了这种能力。他可以控制空气、水或者火这些基本自然元素,发挥出巨大的能量。这种控制的方法是借助于一种叫“气”的神秘物质,它勉强能够用“以太”来比拟其物理性状。无色、透明,在富集状态下可能出现光折射现象。常人很难用肉眼发现它的存在,事实上,它几乎是浸润了一切自然界的物体,而在某些物质中它的含量可能异乎寻常地高(在金庸的小说中,可能是一条蛇或者一只巨大的青蛙)。凡人可以直接从中吸取,以快速积累体内的“气”。

我很想知道李冰冰演的白发魔女是不是一夜白头。
当然。作为21世纪的新人才。
她当然不会像历史上那样毫无创意地为情而白或为钱而白。
也许她是为英语而白吧。
学英语累吧。真是幸苦您了。

《恐袭波士顿》聚焦于2013年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可谓标准的真人真事改编。从片尾的花絮可以看出,影片里几乎每一个角色,无论是警察还是受害者都是有现实原型的。而且从形象和气质上看,片中演员和原型都十分接近。内地主旋律似乎从来不下这个功夫,他们只会去找天然像的特型演员。

故事是典型的中国式故事,其特点是故事里没有一个坏人,而所有的问题仅只是因为仙人的性格缺陷而造成的。如果看过中国传统神魔小说《西游记》的话,对此应该有深刻印象。一个起先是道士,后来成为入门级僧人的石属性猴子孙悟空,陪伴着凡人师父唐僧去印度学习佛教经典。他们一路上遭遇了各种妖魔鬼怪的袭击,多次处于生命极度危险的边缘。但是,当冲突结束之后,往往发现敌对的那一方是某个神仙或者高级菩萨的宠物、仆人甚至是私人物品。所以,每一段故事往往以发现大家都是自己人而结束。这种故事的结构,反应了中国人的处世原则—亲疏程度的重要性高于原则和法律。

对比一下一头乌黑亮丽长发的刘亦菲。
功课明显没有做够吧。
她的Chenglish足以表现她的温柔和淑媚。
“人家、人家”的叫惯了。难免会把I说成She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