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你会知道我是谁,王大仁正在积极接洽新投资

  导语:对于注重时尚的千禧一代父母来说,孩子是他们的延伸,在千禧一代占去了整个奢侈品消费45%的情况下,通过利用童装,品牌可以与整个家庭建立更持久的关系。

  导语:8月1日,王嘉再登一线男刊《芭莎男士》八月刊封面。镜头里的他化身滑板少年,将运动风与雅痞范儿结合的恰到好处,青年或沉静或明朗的神态大胆昭示人生新态度,“玩”出不一样。

  导语:Alexander
Wang想要实现品牌更大的商业潜力。

图片 1图片来源:Pink Children

图片 2王嘉《芭莎男士》封面

图片 3图注来源:Time

  28岁的刘姗怡发现,从今年起,身边有越来越多的同事都开始买奢侈品童包了。这些包包往往有着品牌经典印花,尺寸和外形也很常规,如果不是包身上印着卡哇伊的蝴蝶结或动物图案,说实话看不出是给小孩子背的。

图片 4王嘉

  据女装日报报道,Alexander Wang正在积极与投资咨询公司瑞海恩集团(The
Raine
Group)建立联系,寻找新的投资,以帮助启动品牌下一阶段的业务,其中包括开设更多商店和加强直接面向消费者的DTC销售模式(Direct-to-consumer)。

  而在小红书上,奢侈品童包其实也成为了热门搜索。最常见的要数Gucci童包,它们大多是手提袋,尺寸不小,里面甚至可以放下墨镜和中小型的书籍。书包就更不用说,完全是成人版型。网友们乐此不疲地分享着购买这些包的攻略,东京或者大阪是最佳选购地点,一只童包入手后大约三四千人民币,价格也十分公道。

图片 5王嘉 芭莎男士

  Alexander
Wang为实现品牌更大的商业潜力,有意寻找一个合作伙伴,募集3000万美元的投资,有消息来源称:“Alexander
Wang品牌有很大一部分收益来自于批发,但我想他(设计师王大仁)认为品牌在零售领域还有很多发展空间。”

图片 6Gucci童包的出街Look

  对于很多人来说王嘉是个谜,他的每一次的出现都会让人讶异,这个大男孩的表现总是精准出色。走的路还不算长,凭着一股孩子气的坦然,他似乎自动规避了外界一切的复杂,在聚光灯下露出真诚而含蓄的微笑。也是凭着这股孩子气的善良和执着,他热衷于公益,不断锤炼演技,静候着属于自己的未来。当镜头背面,无数人在问,王嘉是谁?对此他并不着急,眼神专注平静,因为,不远的将来,你会知道我是谁。出道短短两年的王嘉不仅受到时尚界和国际组织的关注,身为演员更是好戏不断。去年因《国家宝藏》一炮而红开始,从霍建起的《如影随心》,郑晓龙导演的《图兰朵》,和赵立新、凌潇肃共同主演的《中国合伙人2》以及即将上映的电视剧《浪漫星星》,精湛演技获得导演和前辈的无数好评。

  瑞海恩集团是一家专注于科技、媒体和电信领域的国际综合性投资银行,业务包括帮助客户筹集资金、协助公司制定全球发展战略等。

图片 7图片来源:小红书

图片 8王嘉Jevon

  截至发稿前,Alexander
Wang和瑞海恩集团还未对前者寻找投资的消息作出回应。

  童装不是只给儿童穿的

图片 9王嘉芭莎男士内页大片

图片 10

  事实上,奢侈品童装生意不仅仅局限在包袋上,一些女性衣橱中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Armani
Junior、Marni Kids或Rykiel
Enfant等童装系列,如果你是一个小只女生或男孩,那就更是完全不用烦恼穿下一件欧版童装的大号衣服,甚至鞋子。

  在采访中,王嘉表示:“我不爱将“努力”挂在嘴边,是因为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我的工作,都是我应该做的。”摆脱外人给予的标签,王嘉仍然保持着他这个年龄该有的单纯和活力,不爱声张,坚持自我,在演艺事业上不断挖掘自己的更多可能性,就是最好的证明。

  如今不止是Alexander
Wang,许多品牌都在增强自己的DTC销售模式。DTC销售模式让品牌直面消费者进行销售,能够让品牌和零售商更加轻松地追踪到商品与顾客的信息,也能为顾客提供消费时一对一的个性化体验。

  而这样的情况在亚洲较为普遍。

图片 11王嘉光影大片

  Gucci和LV是对DTC销售模式运用得很好的两个品牌。前者的直营店业绩不断增加,电子商务的发展也势头正猛;后者在中国电商市场后来居上,2018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数字IQ报告显示,LV在奢侈品品牌表现榜单中的排名第二,较去年上升了七名。

  对于身材较为瘦小的亚洲女性来说,买童装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一现象在新加坡可能更为显著,据新加坡媒体Asiaone报道,设计师童装品牌已经大批量涌入市场,他们的目标客群不仅局限于儿童,更包括那些娇小女生。

图片 12王嘉少年榜样

  除此之外,Kate Spade 和Rebecca
Minkoff也通过增强DTC模式、直面消费者进行营销,得到了一些不错的销售成果。

  按照传统的零售规则,像Gap和J.Crew这些受到成年人欢迎的快时尚及轻奢品牌将不可避免地也是自然而然地开发童装线——Gap
Kids、Crewcuts,但现在,像Fendi和Marc
Jacobs这样的设计师品牌也已经参与到了这个队伍当中来,推出了带有珊瑚色薄纱的婴儿裙,甚至还有为不会走路的孩子设计的价值150美元的靴子。

图片 13王嘉少年可期

  DTC销售模式在众多品牌都得到了成功的应用,这让略显落后的Alexander
Wang也跃跃欲试。

  多品牌买手店Club
21是最早开始深耕童装领域的设计师品牌之一,1997年,他们就开出了姐妹品牌Kids
21专卖童装,囊括了大约30个童装品牌,时至今日,旗下已经拥有了超过110个品牌,分布在三家独立门店中,仅去年和今年两年,就有33个新品牌入驻。

图片 14王嘉展现时尚潮流

  在此之前,Alexander
Wang曾和一些私募股本公司进行联系并讨论了相关投资,但并未正式确立合作关系。对此,一些人猜测该公司还没有合适的管理机制,来和专业投资者保持同步。

  部分新涌现出来的设计师童装品牌都将尺码范围扩大,增加大尺码产品的供应,基本可以满足14至16岁少儿的穿着,这一尺码基本可以同女装中的XS或者S码画上等号,而童装鞋履的最大尺码甚至能达到38码。这完全允许成年人把自己塞进去。

  成年消费者购买童装最大的顾虑莫过于设计。但这一点,品牌早就帮你想到了,不同于传统童装品牌,新兴设计师童装品牌及奢侈品牌的童装线设计并不完全低龄化,而是倾向于用一种更年轻的方式展示品牌经典元素。

  另一方面,价格无疑是最吸引人的一个原因。大多数童装的价格均低于男女装成衣线,这使得一部分消费者有机会以更低的价格享受到高端品牌的产品。比如,Burberry
Childrenswear的棉质夹克售价495美元,而类似的成年女士夹克起价就要900美元。去年12月,Burberry为此开设了第一家童装的独立门店。

  当大人穿童装的市场越来越规模化,品牌则会收到消费者行为的反馈。很多家长正在对品牌进行施压,希望他们能够做出自己的孩子需要的产品。据《纽约时报》援引童装品牌Pink
Chicken创始人Stacey
Fraser的话表示,公司会让客户给自己发邮件,表明自己需要什么样的产品,有些顾客会直接表示“我想要Josie
Pant,你们能在明年做出来吗?”或者“Ava(童装型号)的上衣设计太棒了,你们一定要把它做成女装成衣。”

  Fraser指出品牌的首个完整女装系列将于明年一月上市。童装一定程度上反哺和启发了成人服装,这样的品牌也不在少数,波兰童装品牌Hanna
Andersson同样是由童装发展至成人系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