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盗走的剧情,纽约性虐

如果你看过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杰作之一《致命魔术》,就一定记得每一场魔术表演都有三个步骤——
 

在剧情无力的窘境下,电影虽有着华丽的魔术视觉,可对于应该怎样娴熟的衔接编排这些元素,从电影来看朱浩伟显然比路易斯·莱特里尔更为逊色,戏码的分配问题,使电影前端比后段还更为精彩,这就例如看《霍比特人》不可能最开始便上演五军之战的决战一样,这部电影却反其道而行,在华丽的魔术谢幕后,很多常规动作戏码的填充,并无法再吸引观众眼球的瞩目,视觉的中途疲软对于一部接近两个小的电影时长来说,使本当悬疑迭出的“惊天魔盗”,变成了一场套路的流水账。

整个电影里有三处魔术算是印象最为深刻的。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盗取那个惊世骇俗的芯片时的飞牌魔术。大家都知道,因为剧情需要,如此重要的保存地点,设置了众多保安和严格的安检关卡,但的确没有安装全方位的摄像头——否则怎么可能当保安在检查身后的时候,芯片频频在正面传递。当然,这里用的是魔术最最惯常使用的方式:障眼法。魔术师的藏,其实都是趁着观众的注意力被转移的时候,放在本来非常明显的位置。事实上,这套方法刚用了前十五秒的时候,我还是拍手叫绝的,当用到第三十秒的时候,我仍然觉得还可以接受。然而电影导演显然有点太过得意这套方法了,这个场景被不断拖长,拖到我开始忍不住吐槽——导演真的当那些保安全是傻子吗,有必要让每一个魔盗团成员都要清清楚楚地表演一遍再传递一遍吗?

第一个步骤是“以虚代实”:魔术师秀出一个真实的东西,一副牌、一只鸟或一个人,让你看这样东西,叫你检视它,看它的确是真的,平常的不得了。但是,其中一定有假。第二个步骤是“偷天换日”,魔术师利用这个普通的东西,做出令人叹为观止的表演,现在你很想找出秘诀,但是绝对找不到。因为你根本没有真正在看,你并不是真的想知道,你想要被骗。但是你还不会鼓掌,因为把东西变不见还不够,你必须把它变回来。所以魔术都有第三个步骤,最难的部分,我们称之为“化腐朽为神奇”。

对中国票房的重视,或许是电影摒弃美国拉斯维加斯,而将背景放到中国澳门的唯一理由,但一个连自身故事尚且东拼西凑的电影,中国元素的融入又怎可能去谈何巧夺天工?周杰伦在电影中只是沦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龙套,演技表现更是难以恭维,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身为华裔导演的朱浩伟,在很多场景人物的表现,只是将中国文化沦为了美式快餐的噱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应有葵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对《惊天魔盗团2》从伊始就并没有报以过高的期允,这一面在于第一部剧情的缺陷便使电影稍显平庸,而朱浩伟的接力执导,这是一位虽能凭借《舞出我人生》炫酷外在,却在《特种部队2》里,叙事能力的短板便暴露无遗的华裔导演,而对于一部比之《特种部队2》更苛求于剧情悬疑力度的《惊天魔盗团》,他所能想到的方式果不其然只是以直白生硬的手法来完成所谓的悬疑渲染,种种既不在情理之中,亦出人意料之外的正反派转折,且不谈何般烧脑,那废话连篇的尴尬已然成为了电影最为浓墨重书的情绪渲染。

图片 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