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反应无脑纠结女的青春偶像喜剧,玉皇大帝揽什么如来的活

当然如果你正安然的坐在自家宽大的客厅里,舒适的沙发上,漫不经心的随手翻着时尚或者八卦杂志,突然被问及这样的问题,也许你会毫不客气的说,那老头儿,说你呢,出去,爷今儿没空儿陪你玩。那时你会对此不屑,因为没有你看的见的死亡,不过当你被狼狈的圈在一个小小的公用电话亭中,眼见外面一个肥壮如牛的人在你面前轰然倒地,盯着邪恶的小红点儿在你心脏四周徘徊散步,你还会如此傲慢无礼的拒绝回答吗?你会紧张,你会恐惧,你会不知所措。嘀哒嘀嗒……时间每走一秒你就离死亡或者是名誉扫地更近了一步,那么你的答案又是什么呢?
……
……

说真的,我真心讨厌这类片子。
扮救世主满足自己变态的私欲。
一个世俗人,抢上帝和佛祖的活,您干得了吗?
这片什么乱七八糟的阿,三观不正确。
世间自有因果,任何人都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这些因果需要俗人操心吗?
再说了,这变态犯的罪孽更加深重,杀了很多无辜的人
杀人理由非常不足,所以,变态就是变态。
如果这片最后,变态被楼上掉下的花瓶砸死,或者被车撞死,跪在送匹萨的人面前,我会打五分。
玩这些心理游戏的,很多新锐实验剧导演玩的更好。
虽然名气很大,但是不好意思,我觉得是烂片!

于是就把自己关起来,不和我们来往,毕竟我们只是普通的人类,曾经沧海难为水,她连吃饭都自己跑到学校的吸血鬼专座去吃。

整部片子所有的故事不过在一个小小的电话亭当中,那个衣着光鲜表里不一的史顿被“荣幸”的选中来做这道选择题。当史顿紧张的握着电话听筒,在那个谎言复仇天使的威逼下,满头大汗的在“说”与“不说”之间做选择的时候,我也在不断的问自己,如果换我站在那里,我究竟会怎么选。当你被上帝选中,给你一个从谎言的世界里走出来的机会,你会怎么做?告诉同样虚伪的世人我是如此的肮脏?还是和上帝说:来吧哥们儿,给我个痛快?

于是投海了

那么如果面子遇到死亡,会很脆弱到不堪一击吗?求生是人的本能,好死不如癞活着,那么是否这道选择题就简单的多了呢?上帝不会那么的白痴!如果你是街边的乞丐,如果你是不名一文的白衣布丁,也许这样的选择会轻松得多,因为你为此失去的不会太多,付出的代价不过尔尔。但如果你是聚光灯下的衣冠楚楚的绅士,你是老婆眼中专一痴情的新好男人,你是女儿的偶像,你是社区的模范标兵,你是被崇拜的目光宠坏了的小孩儿,你是被羡慕的腔调儿惯坏了的可儿人,这样的选择便会很难了吧?无地自容大概算是很轻的形容词了吧?是留下一条命让真实后的自己被岁月凌迟,还是干脆死了留下个光辉伟岸的身姿?不得不说,这道题挺难,很难!但却偏偏是个非A即B的单选,这才是供上帝无聊时消遣的小游戏,这才是上帝的量级上的考试题。

3.上次威胁说我去看这一部就派黑社会谋杀我的女性小朋友没有得手,我给奥巴马和路克文打电话后,他们都访华和胡锦涛探讨了我的安全问题,所以我安全看完了这部电影,感谢美国国防部,国家安全局,中国国防部和澳洲国防部的协助,顺便感谢中国大使馆,英国领事馆,以及FBI,CIA,KGB,NB,SB,UFO等机构的协助。

看,我们的世界从来都不缺少谎言,也从来都不缺少谎言“伟大”的缔造者以及忠诚的奴仆。甚至于它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一部分,赖以安然度过每一天的必需品。那么当一个世界都充满了谎言和虚假的时候,要求一个人做到100%的真实似乎便成为了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因为那样的人会被视为异类,而贴满“不一样”标签的人生是很艰难的。如果上帝想改变的是一个说谎的比诺曹,那么给他个鼻子就够了,如果上帝要改变一个说谎的世界,那么即便再多的死亡也总是显得力不从心。所以不相信史顿从此便不会失去好不容易得来的诚实与真实,即便这是用他的生命作为代价换来的,如果你要继续的活下去,那么很多谎话是必须的,很多虚伪是必须的,因为你这一秒见到的可能是人,而下一秒见到的就可能是鬼。

经过某未看电影的朋友指证,这次导演已经换人了
果然,我是说比上一部在拍摄上还要烂,导演是不是忽然脑残或者亲身示范怎么骑摩托车结果出了事故撞到头了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充满了矛盾,一方面厌恶世俗的虚伪,时刻想要从中挣脱,一方面又习惯性的带上假面,游走在所有的同类之中,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的无奈。所有人都在呼唤真实,渴望真实,然而,真正能做到的又究竟有几人呢?
“你48个小时都讲真话吗?”记得曾经在地铁里见过这样的字样,扪心自问的时候答案不出所料的否定,那一刻还要自我安慰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这样的我们才能得以生存。的确我们每个社会人都扮演着某种角色,讲剧本上符合人物性格的台词,做符合人物特征的表情,小人物有小人物的谎言,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谎言,不过有级别的不同,多少的差别罢了。

所以小学生和初中生看了都会笑场
我觉得导演大概是第一部是超水平发挥了,第二部是一不留神发挥真实功力了

乞丐为了博得更多的同情洋装成下一秒便会饿死的样子,即便也许他刚刚才吃了整只的火鸡;售货小姐满脸堆笑的怂恿你买促销的眼霜,即便也许她根本不知道里面加了些什么鬼东西;司机大哥说我们在前面绕一下远吧最近这里总是很堵,即便也许他清楚的知道这里不堵车已经八百年有余了;市长说我们的干部要深入群众了解民情,即便也许他现在都不知道三聚氰胺那档子事情;老公对老婆说我真的很爱你,即便也许他的怀里正搂着另一个娇艳的女子;老妈对孩子说你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学,即便也许她对面前这个孩子早已失望透顶;老子对孙子说瞧你那怂样儿我可从来不像你,即便也许他曾经比孙子还孙子……

2.被国庆掉上一篇后我学乖了,保证不违反任何准则,不给你们理由删贴了,以防许多经典回复的流失

要么亲口说出自己的龌龊与不堪,卑鄙或无耻,要么在片刻死去,再也见不到明天火红的太阳还有湛蓝的天,这样的选择就如同在落水的母亲与妻子间作选择,总是要丢掉一个,而其实两个都是于己如此的重要。那么你会选哪一个呢?

那个吸血鬼很帅很有钱,根据著名的Ladder
Theory(阶梯理论,关于女性和男性心理的一个权威,且通俗易懂的心理学论文,自行google,我如果哪天蛋疼了可能会翻译下。),女人对男人的评估主要是有钱,其次是帅,剩下是那些她们说她们很在乎其实她们并不在乎的东西,例如幽默啊,会修电脑会修车啊之类的。因此考虑到爱德华的财富,相貌,以及其它各个方面的优势,哪怕他的同族人有时候并不友善,贝拉依然铤而走险爱上了他,我非常理解。

最后,两人私定终身,爱德华答应帮贝拉办移民,不,是变种族手术,或者仪式,但是怕贝拉变成吸血鬼后,也不缺钱不缺时间后,会继续朝三暮四,所以要求贝拉嫁给她

待续

话说贝拉不受吸血鬼Dark
Gift影响,结果Alice又用自己的看未来的能力看到贝拉和爱德华两支吸血鬼在树林里欢乐的奔跑着(近10年来我看过电影最雷镜头),贝拉在小镇里冲向爱德华的镜头里,跑几步就要回个头,特写,狼人光膀子要特写,女的头上流血了也要脱个衣服给擦,卫生不卫生不提,擦也没擦干净,然后此后刮风下雨再也不穿衣服了。
还有诸多诸多雷人之处,本片我实在无法恶搞,因为这片子我认为本身就是对小说的恶搞,而小说已经很幼稚很雷人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